快羽鸽鸽

请不要把我的图传到睿智多的地方,传了,也不要出卖我的地址给它们

大白天的,上演鬼片哦

😂我承认我被这个动作萌到了

把头拿下来什么的,莫名戳种我笑点

竞争对手出现

1.当御主看到兰陵王时

御主:ԅ(✧_✧ԅ)………………

燕青:╮(︶﹏︶)╭啧……脸好看了不起吗?想要什么脸我没有?

阿周那:→_→脸会发光了不起吗?人形自走照明器而已。(不会反光的脸.jpg)

迦尔纳:………………(☆_☆)(轰!当场魔放)照明吗?难道我做得不够好?

卫宫:→_→不,我觉得你们都抓错了重点……

御主:ԅ(✧_✧ԅ)原来从者还可以用来吃!!(看到虞姬吃兰陵王了……)

卫宫:(`Δ´)ゞ果然!看吧!

燕青+阿周那+迦尔纳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迦尔纳:…………就算master想吃我也没关系!master,想吃我的话,请尽管吩咐!

燕青:∑(°口°๑)❢❢你也太拼了吧!!!

阿周那:…………等等!(¬_¬)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?

卫宫: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  不要趁机调戏御主啊!混蛋!

2.当御主看到赤兔马

御主:ԅ(✧_✧ԅ)………………

芙芙:芙呜呜呜呜呜~芙~假货!芙——

狼王:嗷呜嗷~嗷嗷嗷(无法拆卸的劣等品!)

御主:(¬_¬)但是,它给我骑~

狼王:(;`O´)o嗷嗷——(我也给你骑!)

芙芙:(°ー°〃)………………(于此,芙芙陷入了长久的沉默)

3.当御主看到政哥哥

御主:ԅ(✧_✧ԅ)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大公:弓阶骚老头根本算不了什么,
(ー`´ー)余真正的对手出现了……

迦尔纳:…………→_→为什么我觉得是我的对手才对?

王哈:……不,(¬_¬)这应该是吾之对手。

拉二:…………非也,(¬_¬)这应该是余的对手!

卫宫:╮(︶﹏︶)╭反正不是我的对手!~

玛修:( ´゚ω゚)?那到底……是爸爸、男朋友、爷爷,还是兄长系从者?…………
(*^ω^*)反正只要不是学妹系就好了!~

【请勿跨平台转载我的东西】谢谢合作

这些天好些朋友来问我,说有人在其他平台上使用我的图,而且也不注明出处。

这种情况很久以前就有过。

我就载次声明一下——请勿在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进行跨平台转载。

当然,你非要这么做,我也没精力管你。

各人心里清楚。

再说一次,我没有授权过任何人转载。任何跨平台转载行为都是他们自作主张侵权。

谢谢朋友们的告知和关心。

这些人,我真心没精力去跟他们计较。


酋长果然走到哪里脸都是黑的……


始皇爸爸:朕全身上下都是Ruler的特征!连面板和性别也毫无偏私!不愧是朕,真是太完美了!


咕哒:……这就是你把自己捏成水桶的原因?

政哥哥的瑟图?那是什么?我不看了!😂

我只要舔卡面就行了!

不过说真的,我被赤兔帅到了⊙ω⊙我的审美……可能已经没救了吧

看见兰陵王时——我(-_-)……

看见政哥哥时——我(☆_☆)!!

看见赤兔模组时——我ԅ(✧_✧ԅ)!!

这世上没有吃货解决不了的东西!如果有——那一定是没东西吃了……

又到了舔迦哥的时节了

外面真是太冷了(╥_╥)……我出来瞎转悠搞毛啊!

(⇀‸↼‶)这个时候要是能钻进小太阳的披风就好了……

每到这种时候就特别思念小太阳,可惜他是个纸片人╮(︶﹏︶)╭不是暖手宝(╥_╥)

还有,你们也太疯狂了吧?我的首页完全被始皇霸占!

这都还没进池子呢!

小太吾,你怎么了?

1.被人欺负了怎么办?

太吾:门派里的妖魔鬼怪老对我下毒(╥_╥)我快撑不住了!~

剑柄:(*σ´∀`)σ那就把他们统统杀掉!

太吾:可我打不过他们(╥_╥)

剑柄:(*σ´∀`)σ看见这瓶毒药了吗?把它涂在你的木琴上(*˘︶˘*).。呆会只管开着轻功放风筝就行了~

太吾:⊙﹏⊙∥但是,这有什么用?

剑柄:ヾ(@^▽^@)ノ 把毒上到爆炸!再落跑!

太吾:(〟-_・)ン?…………有什么用?

剑柄:(#`皿´)你是制杖吗?2000+的毒,他是神仙也解不过来,隔月就死了!

太吾:(⊙o⊙)还能这样?

2.但如果对方比我轻功好怎么办?

太吾:(°ー°〃)比速度我完全不行啊!

剑柄:(¬_¬)你个废物!看到这盘天地一口香了吗?加点料,喂他吃饼!

太吾:(⇀‸↼‶)可是他毒术造诣有点高,恐怕会察觉……

剑柄:(▼皿▼#) 所以说你是个废物!好了,别说了!去拐个会《鬼降大法》的五仙萝莉,找他切磋到内息断绝吧!

3.被加冕为王了怎么办?

剑柄:(╬ ̄皿 ̄)你特魔还有什么问题!

太吾:……我老婆把我绿了(╥_╥)。

剑柄:(´▽`ʃƪ)恭喜恭喜!要想生活过得去,头上就得带点绿~

太吾:⊙︿⊙你到底是哪一边的!

剑柄:╰(*´︶`*)╯女人如衣服,来,这是历代太吾传下来的【义父的毒手套】,送那臭娘们一颗七彩玲珑心~(  ̄▽ ̄)σ咱再到迷香阵里去抓一个更漂亮的~

太吾:…………ಠ~ಠ 但是,我想原谅她……

剑柄:(#`皿´)那你特魔地跑来问我搞毛线!当我垃圾桶,把垃圾往我这儿倒啊!

太吾:不是……我是说,让奸夫消失!(◦`~´◦)

剑柄:(ノ`⊿´)ノ瞧你这副怂样!你自己把他拉到荒郊野外做掉不就行了?

太吾:但是,这样我老婆会不会恨我——

剑柄: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滚!你特魔地荒郊野外,四下无人,你自己不说出去谁会知道!
(〝▼皿▼)同样的方法,还要我教几次!——自己操作不好,就找界青门暗主给你安排一下!

4.儿子被人杀了怎么办?

剑柄:( ・_・)ノ⌒●~*怂货,你又有什么事?

太吾:我儿子被人害死了!……→_→但我不知道凶手是谁……

剑柄:(¬_¬)好吧,去凶案现场,我给你查查……

剑柄:(ー`´ー)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太吾:( ´゚ω゚)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剑柄:Σ(゚∀゚ノ)ノ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太吾:⊙﹏⊙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剑柄:(︶︿︶)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太吾:(°ー°〃)到底怎么回事?

剑柄:我查过暗发现场所有人的记录了……
(¬_¬)你儿子没跟任何人结仇……

太吾:(*゚ロ゚)!!那我儿子谁杀的?

剑柄:被田里的毒虫咬了一口╮(︶﹏︶)╭

太吾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5.如何对付畜生?

太吾:(〝▼皿▼)我要那个畜生不得好死!

剑柄:ヾ(^▽^*)))哟~哟~小太吾,你又有什么憋屈事,说出来让本剑柄精高兴一下呗~

太吾:(◦`~´◦)你到底是哪边的!(ง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我女儿被人糟蹋了你知不知道!
(╬ ̄皿 ̄)畜生!我要亲手杀了那个畜生!

剑柄:(¬_¬)哦,你这次终于不原谅了?
╮(︶﹏︶)╭说吧,是谁,我帮你搞死他!

太吾:就是它!(*Ӧ)σ怼它!

剑柄:⊙ω⊙…………我没看错吧?这是个……女人吧?

太吾:(`Δ´)ゞ女人又怎么样!这个世界的母畜生多的是!我女儿才6岁啊!

剑柄:→_→难怪玄女派的指法都那么厉害……
(´▽`)ノ♪不过该弄死还是要弄死,畜生都该一视同仁地送他们去重新做人!
(`Δ´)ゞ绑起来!拔光!上【义父的毒手套】!畜生就该螺丝接头!

6.要绝后了怎么办?

太吾:(╥_╥)我老婆又给我生了个蛐蛐…………三年啊!三年白费了!

剑柄:ヾ(✿゚▽゚)ノ哦~太好了,快拿出来!是八败,还是天青蓝,还是三段锦?

太吾:(ಥ﹏ಥ) 人家都要绝后了,你还有心情斗蛐蛐!

剑柄:(´▽`)ノ你懂什么,儿子哪有蛐蛐好?蛐蛐还能帮你发家致富呢,儿子只会管你要这要那。

太吾:(`Δ´)ゞ你到底有没有良心!

剑柄:( ・_・)ノ⌒●~*没有!……好了,别担心,你看见村头那个寡妇了吗?

太吾:(〟-_・)ン?村头的寡妇怎么了?

剑柄: 她怀孕了。

太吾:(゚⊿゚)ツ不是我干的!

剑柄:(◦`~´◦)我知道!我是说,你去找暗主把你老婆安排了,再把那个寡妇娶过来!

太吾:( ´゚ω゚)?……

剑柄: (*^▽^*) 这样一来,她把儿子生下来,不就成了你的了吗?白捡一个儿子,多棒啊!~

太吾: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滚啦!

次年,太吾的老婆终于给他生了个儿子,太吾感动地老泪纵横……打来襁褓一看——

——无根之人……

太吾遂喷老血一口,当场昏厥!

剑柄:╮(‵▽′)╭唉,这就是命吧?